讲述北斗(二)圆梦:在心酸中成长

  (北斗网讯 记者李玲丽 特约记者刘宪银 陈亭廷)北斗卫星在起步阶段就遇到了载荷平台问题。最初,大家选定的北斗卫星载荷平台是我国当时卫星技术比较成熟的东方红二号平台,但后来大家在研发过程中发现,东方红二号卫星平台在载荷重量等多个技术方面都无法满足北斗卫星的设计要求。虽然东方红三号卫星平台技术之前出现过故障,但最后还是采用了东方红三号卫星平台解决这个问题。

  李祖洪叹了口气说,平台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当时我国卫星技术相对落后,很多部件都是进口的,比如我们最初的太阳能帆板都是购买外国的。1998年,在北京与德国公司代表进行了一次谈判,由于德国公司提了苛刻条件,谈判没有成功。经过两年攻坚,我们国产的卫星太阳能帆板终于下线。

  相对于太阳能帆板,导航卫星关键部件高精度星载原子钟的自主研发过程就更充满了戏剧性。当时,我国准备从欧洲进口星载原子钟,也同欧洲生产星载原子钟的公司签订了合同。但对方提出了一个合同履行的前提条件,必须先取得瑞士政府颁发的对华销售许可证,至于何时可以获得许可证、能否取得许可证,对方不作任何承诺。当时大家已经意识到我国的卫星原子钟必须得依靠自己。于是,我国决定成立由北京大学、中科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等多个部门空间物理、空间无线电等领域专家组成的课题组,经过两年研究试验,终于造出了自己的原子钟。

  2000年10月31日,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试验卫星发射成功,这个梦终于算圆了!李祖洪笑着说。在他的手机里,记者还看见了李祖洪写的一首诗:春秋和寒暑,经常二加五。欲知导航星,颗颗皆辛苦!

上一篇:王莉:北斗行东盟,走宽合作路

下一篇:第一届中阿北斗合作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